【淫侦艳探之玩偶游戏】(05)【作者:无常书生】   都市激情 
字数:75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现场调查

  散会之后,棠妙雪走出会议室,在楼道转弯处,棠妙雪发现琨沙径直向男厕所走去。

  于是棠妙雪眼珠一转,跟在了琨沙后面,等来到男厕所外,棠妙雪四下看了看,发现没人跟过来,便顺手拉开厕所门径直走了进去。

  厕所里琨沙正站在小便池前方便,于是棠妙雪二话不说走上前去,伸出玉手从背后一把握住了琨沙刚刚从裤子里掏出的阳具。

  「哎呀?!雪儿,你这是干什么?我在上厕所啊!」

  面对忽然出现在背后的棠妙雪,琨沙顿时大吃一惊,连忙想回头,可是下体被棠妙雪牢牢握着,想转身都做不到。

  「干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给我进来——!」

  棠妙雪气愤的娇哼一声,接着拽着琨沙的阳具,转身把他推进了小便池旁边的隔间里。

  「哎呀…疼!疼!疼!雪儿,有话好说嘛,你快放手!」

  自己的命根子被棠妙雪死命地握住,琨沙不由呲牙咧嘴地叫了起来。

  「疼?哼!你就没良心的还知道疼?!」

  棠妙雪完全不被琨沙的痛苦表情所打动,只见她一手依然紧紧地捏着琨沙耷拉在拉链外的阳具,一边玉面寒霜地向琨沙冷然道:

  「我问你——这么大的恐袭案,全局的负责刑侦的队长都参与了专案组,你却单单把我拎出来,不让我参加,你这是什么意思?!

  枉我棠妙雪堂堂一个女刑警队长,还主动在私底下当你的性奴隶,每天任你换着花样的淫辱泄欲,你就是这样对我的?把我束之高阁?

  琨沙,今天你要不给我说法,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扯断你的子孙根?!「
  望着眼前气鼓鼓望着自己的棠妙雪,琨沙咧忍着疼嘴一笑,道:

  「怎么?宝贝,真生气了?」

  「别碰我——!」

  琨沙说着便想伸手去抱棠妙雪,没想到被棠妙雪一把推开了,显然棠妙雪是真生气了。

  「雪儿,你听我跟你说,我不是忽视你,我是另有重要任务要安排你去做…」
  琨沙苦笑着解释道。

  「呸——!我不信!」

  棠妙雪满脸不屑地说道「是真的……」

  直接琨沙哭丧着脸向棠妙雪解释道:

  「雪儿,通过刚才的案情分析会的介绍,我想你大概也发现了,这次恐袭案的受害人都是参加『玩偶大赛』的玩偶女郎。

  而恐怖分子对这些被害玩偶女郎表演的时间和地点掌握的这么准确,而且能在不引起警觉的潜入到比赛现场发动袭击,唯一的解释就是恐怖组织在『玩偶大赛』里安插有内线。

  所以我跟苏大队长商量之后,决定兵分两路进行调查,一路明线,由苏大队长和琦良他们带队,调查恐怖分子的来历。

  而另一路则是暗线,我们想派一个女警冒充玩偶女郎,参加『玩偶大赛』,揪出恐怖组织安插在大赛中的内奸,从而将这个恐怖组织一锅端掉。

  这位女警必须有侦查能力,性格沉稳冷静,同时还必须对男人的淫辱的有比较强的承受力。

  所以我思来想去,咱们分局只有你合适,所以……」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去当卧底?」

  一听琨沙的这个计划,棠妙雪顿时不由地心头一颤——

  卧底女警察……这工作可比跟队调查有意思多了!

  心里虽然已经兴奋难耐,但棠妙雪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玉面寒霜地望着琨沙狐疑道:

  「老琨,你不是在骗我吧……要是真有这计划,刚才在会上为什么不说?」
  「唉……卧底计划是要保密的,怎么能在会上说呢?」

  说到这,琨沙抬手从自己的上衣兜里掏出一张纸条地量棠妙雪,同时说道:
  「……这是苏大队长所在的酒店房间号,明天晚上七点你去酒店找他,他会详细跟你说明任务细节,并简单进行一些特别训练……」

  棠妙雪接过纸条瞧了一眼,接着又抬头看了看眼前的琨沙,觉得他不像撒谎的模样。

  「哼,算你这臭男人还有点良心……」

  棠妙雪满意的一笑,松开了握着琨沙阳具的手。

  「哎呦,雪儿,你这小手别看着挺白嫩,没想到这儿这么大……」

  琨沙哭着脸揉了揉被棠妙雪捏红的阳具,抬头对她说道:

  「……不过雪儿,我听说这位苏大队长为人很严厉,带队办案时非常的专横,他从来不允许自己的手下武逆他的意见,跟他搭伙办案,恐怕不是什么美差。」
  「嘻嘻,没关系……大不了本姑娘我顺着他点不就行了嘛……」

  棠妙雪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地笑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

  琨沙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

  「雪儿,我听它组员说,这个苏大队长原来是个性虐待狂,莲灯革命前经常下班后去逛花奴店,把里面的花奴奸淫的死去活来。

  虽说革命后,他作为一名刑警受到舆论监督,没有再去找花奴泄欲,但难保他不会本性难移,明天晚上借着培训的借口,趁机把你……「

  「……趁机奸淫性虐我是不是?」

  还没找琨沙把话说完,棠妙雪就已经开口微笑道:

  「老琨,你别忘了,本姑娘原来可是花奴,从小到大什么样的残暴男人我没应付过?他敢虐,本姑娘就敢爽!大不了多去几次体模店修补身体,没事,你放心吧,我应付得来,行了,我先走了……」

  说完,棠妙雪对着琨沙嫣然一笑,推开杂物室的门想走出去,她刚迈了一步,便忽然被琨沙拉了回来。

  棠妙雪回头纳闷地望着琨沙。

  「你要干嘛?」

  琨沙闻言咧嘴一笑,说道:

  「嘻嘻,雪儿,你刚才忽然从后面袭击我,不能就这么算了,怎么着也得补偿我一下吧……」

  棠妙雪闻言愣了一下,纳闷道:

  「补偿?你想要什么补偿?哦,明白了,你想我陪你淫乐是不是,可以啊……」

  说到这,棠妙雪转过身,伸手就要褪去自己的短裙,没想到被琨沙伸手阻止了。

  「呵呵,现在刚发生大案,等会我还有个碰头会,没时间跟你亲热,所以我想……」

  只见琨沙淫笑了一声,牵着棠妙雪的手重新握住了自己胯下的阳具,说道:
  「雪儿,刚才你不是说咱们分局有一个我专用性奴隶吗?刚才我想尿尿被这个性奴隶阻止了,现在想把那个性奴隶的小嘴当成小便池,你说,她会同意吗?」
  棠妙雪一听琨沙这么说,顿时明白他的意思。

  棠妙雪低头看了看琨沙胯间那带着尿渍的肮脏阳具,舔了下樱唇——

  「嘻嘻……变态的臭男人。」

  棠妙雪嘴角含笑地挪揄了琨沙一句,接着便拉起短裙,缓缓地在琨沙面前跪了下来。

  紧接着,只见棠妙雪扶起琨沙的阳具对准了自己的俏脸,缓缓地向着琨沙阳具前马眼张开了自己的樱唇,同时皱眉道:

  「老琨,你要尿准一点啊,不要像上次一样,尿的我满身都是,弄的我根本没法出去见…啊——」

  棠妙雪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哧的一声,腥黄的尿液从琨沙的阳具中喷出,直接激射在棠妙雪的喉咙深处,腥臊的气味顿时呛得棠妙雪连连咳嗽。

  而被棠妙雪咳出的尿液飞溅出来,顺着她的脖子直接流进了她的胸衣中,在她雪白得乳沟中留下一道花黄的尿渍。

  「咳,咳……老琨,我不是说了让你尿准一点吗?你看你——!」

  棠妙雪咽下琨沙的大部分尿液,呛着喉咙,仰起满是花黄尿液的俏脸不悦地向琨沙抱怨道

  「嘿嘿,雪儿,我就喜欢弄脏你这美丽的身体,看着特别性感……好了,我先走了,明晚别失约……」

  说到这,琨沙毫不客气地掰着棠妙雪的下巴,把阳具在棠妙雪的脸颊上拍了几下,直到把所有的尿液都蹭到了她的脸颊上,接着又伸手进棠妙雪的胸衣中,在她的丰腻雪白的乳房上抓了两把,最后便提起裤子,拉开厕所门扬长而去……
           ************

  旭日东升,透过稀薄的晨雾,一辆警车隐约出现在滨海城东区的一座破旧的公寓门前,

  「滴滴,你有新的音频留言……」

  随着提示音的想起,只见坐在驾驶座前的棠妙雪秀眉一皱,拿起手机点开了留言,紧接着,一个呼吸急促的男声从手机中传了出来——。

  「……嘿嘿,棠大美人,我是花海电子的珵总,你在洛神夜总会新拍的海报我看到了。

  真没想到,你这么个天仙似的女警察竟然真的这么浪,居然敢赤身裸体的跪在那么低贱的男人的身下,任他们把精液射在你脸上,看来你真的是重口味痴女的呢。

  我也是SM爱好者,给我安排个时间好吗,我也想跟你玩玩,价格好商量……」

  这段结束后,接着滴的一声,另一个有些公鸭嗓的男人声音从电话答录机里传了出来——

  「小淫娃,我是你徐哥,我知道预约的时间还没到,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我现在每天晚上躺床上一闭眼,就是把你赤身裸体,四肢大开地绑在床上,一边拍打你那身雪白的淫肉,一边肆意奸淫你,操的你小穴淫水飞溅的情景,求求你,过来一趟吧,哪怕十分钟,让我随便干一次就行……「

  「宝贝儿,哥从美国出差回来了,带回来很多正宗玩意哦,比如说索斯女体开脚架,爱德利鞭阴器,咕噜橡木口塞,还有奇泰尔乳头夹,你就把自己洗干净,脱光了衣服等着哥来虐死你吧,哈哈哈——」

  「雪儿,我是你王叔,你知道吗?今天我家那个贱婆娘又跟我耍泼了,我现在火气很大,你现在能过来一下让我发泄一下吗?就玩那个捆绑奸淫的游戏套餐吧,今天我要把你蹂躏的……啪——」

  手机留言还没有播完,便被棠妙雪不耐烦地伸手关掉了。

  「真是的,我不是都辞职了嘛,这夜总会怎么还替我接生意……」

  「雪姐,你怎么了?」

  在此时,媛馨来到了车门口,望着车中秀眉微皱的棠妙雪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

  棠妙雪对着媛馨摇了摇头,推开车门,望着眼前破旧的公寓向媛馨问道:
  「小馨,在桥边留下半块指纹的的人就住这吗?」

  「没错,就是这儿……」

  媛馨说着从旁边的座椅上翻开一本档案跟棠妙雪念道:

  「雪姐,通过指纹比对,那半枚指纹的主人名叫藩米,37岁,职业是娱乐周刊《花海星闻》的娱乐记者,也就是俗称的狗仔队,生前就住在这里……」
  「呵呵,不错嘛,小馨,就凭半枚指纹竟然查出这么多资料来。」

  棠妙雪不由得望着媛馨赞叹道。

  「嘻嘻,雪姐,你说错了,不是我厉害,而是这小子有前科,咱们局里有他的案底资料……」

  说到这儿,媛馨接着念档案道:

  「雪姐,这档案上说,这小子以前当娱乐记者时,曾发现某一高官违规包养花奴,但他没有按照记者的职业道德予以揭发,而是以此为把柄,向那个高官敲诈一大笔钱。

  可他没想到,后来这个高官案发倒台了,把他这件事儿给捅出来了,结果他以敲诈罪被判了一年监禁,半年前才放出来,他出来后就被原报社给开除了,所以这半年来,他一直没有固定工作,只好在社会上四处游荡「

  「嗯,有前科的记者吗?有意思……」

  棠妙雪边听边点了点头,接着问道:

  「还有其他资料吗?」

  媛馨闻言翻了翻档案,摇头道:

  「没有了,其他的线索可能要等玮法医尸检报告完全出来后才能发现……」
  「哦,是这样……」

  棠妙雪边说边若有所思地抬头看看眼前的破旧公寓,接着一拍车盖儿,说道:
  「好吧,拿上鉴证箱,咱们去那屋里看看……」

  说完,棠妙雪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警服,迈步向破旧公寓走去。

           ************

  这是一个标准的单身男人公寓。

  只见拖鞋,牛仔裤等男性衣物的扔在墙角,冰箱旁没有喝完的几瓶啤酒散发出的酸气在屋中来回飘荡。几本已经快被翻烂了的成人杂志夹着几张外卖优惠券,随意的扔在电脑桌旁,整个房间显得既肮脏又凌乱。

  而就在这犹如猪窝一般的客厅中,只见棠妙雪戴着口罩。单膝跪在地上,一手小心的拨开地上的杂物,一手将手中的显影剂小心地喷洒在地板上。

  而就在棠妙雪身后,这间公寓的房东则搓着手,满脸紧张地望着她。

  「雪姐,我这边查完了……」

  不一会,只见媛馨拿着显影剂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摘下口罩对棠妙雪说道:
  「雪姐,卧室和厕所我都用显影剂仔细喷洒过了,没发现有鲜血喷洒过的痕迹。」

  「嗯,我这也没有发现……」

  棠妙雪闻言站起身来,秀眉紧皱地说道:

  「……看来这里也不是凶案的第一现场。」

  「什么——?!凶案现场?!这么说,藩米这小子死了?」

  一听棠妙雪这么说,房东顿时抓狂哀嚎道:

  「奶奶的,我就知道藩米这不务正业的小混混迟早要完!他被杀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了,我这房子还怎么往外租?」

  「好了,房东大爷,你先冷静一下……」

  棠妙雪安慰了房东一句,接着问道:

  「房东大爷,你最后一次见到藩米是什么时候?他出现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爹!再说,这臭小子,欠我三个月房租没有给,他哪还敢露面……」

  说到这儿,不见房东大爷眼眉一跳,说道:

  「哦,对了,那小子前几天给我打过一次电话,说他发了笔大财,等拿了钱就可以还我房租了。」

  「哦,是吗?大爷,那他打电话那天是几号?」

  旁边的媛馨一惊,顿时双眸一亮,追问道。

  「几号?好像是二十几号吧……哎哟,我岁数大了,记不清了……」

  说到这儿,只见房东大爷摇了摇头,皱眉道:

  「……不过那小子满嘴跑火车,没一句实话,每次都说自己发大财。可那都是他为了拖欠房租而找的借口,没一次是真的。」

  「是吗?可我却觉得他这次说的是真的……」

  棠妙雪闻言俯下身,从旁边的沙发上拿起一套没开封的服装,自言自语道:
  「……这是我刚才从它旁边的柜子里找到的,这是一套意大利产的高档西服,专供欧洲的权贵穿戴。价格非常昂贵,如果他没有钱的话,绝对买不起。」
  说到这儿,只见棠妙雪琢磨一下,转头对旁边的媛馨微笑道:

  「小馨,考考你,你觉得咱们这位藩米先生到底遇到什么事了吗?」

  「嗯,这个嘛……」

  听到棠妙雪这么问,媛馨略一思索,回答道:

  「……根据目前我们掌握的线索来看,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这位藩米先生旧病复发,不知从哪又搞到了某个人的把柄,想像以前一样敲诈勒索,结果这次玩脱了,那人不但没给他钱,反而要了他的命。」

  「嗯,不错,这是唯一合理的推测,而假如这个推测成立的话,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这个被藩米威胁的人是谁?凶案的第一现场又在哪儿呢?」

  棠妙雪边说边皱着秀眉,环顾四周,仔细观察这个房间,忽然眼睛一亮,惊讶道:

  「咦?真奇怪……」

  「怎么?雪姐,你发现什么东西了吗?」

  一见棠妙雪这副表情,媛馨立刻上前追问道。

  「小馨……你没觉得这房间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棠妙雪皱着秀眉道。

  「不对劲的地方?」

  媛馨闻言赢了,转头四下看了看这杂乱的房间,摇头道:

  「没看出来……这不就是一个普通宅男的狗窝吗?」

  「不,不对,这间房子的环境心理痕迹不对……」

  说到这儿,只见棠妙雪迈步走到大厅中间,仔细观察起周围的各种杂物,沉思片刻,而后开口道:

  「这间屋子在被害人死后有人进来过,而且……而且是个女人。」

  「啊?有这种事?」

  听到棠妙雪这么说,媛馨顿时惊讶的四下看去,结果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端倪来,只好叹气道:

  「雪姐,你怎么知道的?而且你说的那个什么心理环境痕迹是什么啊?」
  「哦,心理环境痕迹是一种对犯罪现场的侦查方法……」

  说到这儿,棠妙雪转过身来,跟媛馨解释道:

  「以前我在德国联邦警官大学留学时,刑侦系教授曾做过一个犯罪心理学实验——

  他们在一个房间中布置了很多日常用品,然后他们让一些女人,成年男人,小孩以及老人依次进入房间,然后告诉他们,他们可以按自己的意愿和方式,随便破坏房间中的任何东西。

  结果通过实验,他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那就是孩子总喜欢拿弹弓或者木棍去破坏屋子里最高处的那个东西。

  而成年男子则喜欢直接拿起东西砸或者搬起重物去砸眼睛平行地方的东西。
  而女人则喜欢用刀去割和刺东西,而老人则喜欢用木棍在安全距离外去击打较低矮的地方。

  根据这个实验得出结论,当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呆超过一个小时。他便会本能地根据自己的年龄,性别或多或少地改变周围的环境,以适应自己的本性。而这种对于周围环境的本能改变,就被称为心理环境痕迹……「

  说到这儿,只见棠妙雪指着墙角那堆啤酒瓶跟媛馨解释道:

  「小馨,你看那里那堆啤酒瓶里混有没喝完的啤酒,这就是一个『违和』的环境痕迹。

  从这屋子里大多数的情况可以推测出,屋主人藩米是个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男人,一般这种喝完酒之后会把瓶子随便扔,而不是像这样将酒瓶子归拢到一起。

  而现在这些瓶子被整齐的堆在墙边,显然是有个女人进来寻找什么东西,为了防止自己被瓶子绊倒,所以本能的收拾了一下。

  还有茶几上那本夹着优惠券的色情杂志,男人与女人不同,一般不会很小心的收藏各种优惠券。

  另外,就算收藏,也不会夹在色情杂志里,因为这会干扰到他们的『业余生活』。

  所以,从这两点来看,这间屋子里在藩米失踪后进来过人,而且是个女人……」

  「哦,原来如此,雪姐,你可真牛……」

  媛馨赞叹地点了点头,接着眼睛一亮,说道:

  「雪姐,把尸体运到桥下焚尸灭迹的显然是个男人,而这里又出现一个女人的痕迹,这么说……凶手有两个?雌雄大盗吗?」

  「很有可能……」

  说到这,棠妙雪转过头去向房东问道:

  「房东大爷,这两天你有没有发现有女人来过这里?」

  「嗯……这我可不知道。」

  房东闻言摇了摇头。

  「哎呦,我的老大爷,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这可是你的房子耶!你一点都不关心吗?」

  媛馨闻言抱怨道。

  「我住在隔壁街区,离这足有二里地,平常除了收租基本不过来……我是房东,又不是租客的亲爹,没必要守着这些租客。」

  「你——!」

  媛馨被房东不合作的态度气坏了,刚要开口,却被棠妙雪阻止住了。

  「唉,算了,媛馨,我看这样吧,你……」

  「叮……铃」

  棠妙雪的话还没说完,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棠妙雪接起来一听,只见一个浑厚的声音从手机对面传了过来——

  「棠队长,我是苏俊威,关于『那件事』,琨局跟你说了吗?」

  「呵呵,原来是苏大队长,您好,那件事琨局已经跟我说过了,谢谢您的赏识,您放心,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

  棠妙雪嘴角含笑地回到道。

  「呵呵,棠队长,你这话先不要说的太满才好……说实在话,一般这种活我们反恐小组是不找外人干的,是琨局的一力举荐,我才破例给你一次机会,但如果今晚你经过我们的『测试』,我还是会把你踢出小组的,你明白了吗?」
  手机那边的苏俊威冷冷地说道。

  「呵呵,当然明白……放心吧,苏大队长,今晚我一定把自己洗的白白净净地好让你尽情的『测试』。」

  棠妙雪对着手机痴痴地笑道。

  「嗯……那好吧,今晚九点,我酒店房间,要是你迟到,立刻出局。」
  说完,苏俊威啪的一声挂上了电话。

  「切,敢威胁我?本姑娘一双玉臂千人枕,什么男人没侍候过,难道还怕你下面长牙不成?」

  棠妙雪不屑地自言自语了几句,接着合上手机,转头对媛馨说道:

  「小馨,我今晚有点事就先走了,你通知局里,让他们派干警把这屋子里里外外仔细地搜查一遍,尤其是指纹,毛发之类的全部要收录登记,说不定就能找到这对雌雄大盗的线索……」

  「好的,雪姐,我这就去办,你放心吧……」

  媛馨闻言乖巧的点了点头。

  「嘻嘻,真是个乖巧的小妮子,下次雪姐请你吃冰淇淋,好了,我先走了。」
  说完,棠妙雪摘下手套,转身走出了公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